霹雳吞雪小号

雾路

九枝灯:


1
从即将降落时刻的飞机舷窗往外面看去,大团绚丽的烟花正用力地绽开,然后再一朵朵孤单地消逝在城市上空,这种角度和场景不怎么常见,易烊千玺看着高低错落的烟火怔了一会儿。


像是幻梦一样连着参加的第三次春晚,从蘑菇头开始到西装笔挺。团体活动已经趋于结束,易烊千玺几乎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,组合接受采访的机会几乎寥寥无几。

“反正每次回北京都感觉不一样。”易烊千玺说。

他记得王俊凯轻笑着反问他,哪不一样?旁若无人的。

不知道该怎么接,于是他说,反正我更喜欢北京。

王俊凯对着话筒说,那我更喜欢重庆。

他记得自己不甘示弱,脱口而出说,那我也说湖南吧。

无奈有一点,放肆也有一点,其实幼稚更多一些。

好像面对王俊凯的时候,总是这样,一而再再而三,他进一步易烊千玺退一步,易烊千玺走一步他又跟上来一步。他们两个人的关系,从来都是这样。





2
那几年,故事总要这么开头才对。其实掐头去尾,算来算去没有几年的。可十三岁到十八岁,和三十三岁到三十八岁,同样的五年,确是人生里无法相互对比的五年。人总会说,一辈子只有一次十七岁,总不常说一辈子只有一次三十七岁吧。

易烊千玺十七岁开始以后,和那个已经十八岁的王俊凯已经不怎么见面了,有时候甚至两个人都在北京的情况下也可能碰不到一起。工作量大得惊人,抽不出多余的精力思考任何别的。

哪怕可以的话,又以什么理由见面呢?


上一次王俊凯缠着易烊千玺说,要不我去找你嘛,我不下车就好了嘛。黏糊糊的声音让人推不开,推不开也是根本不想拒绝吧,后来易烊千玺总这么想。

见了面问他吃饭没有,王俊凯说,吃过了。又问易烊千玺是不是饿坏了。

凑过来,毫无心事一般的灿烂笑着揽住易烊千玺肩膀。

那我想吃卤煮。

王俊凯笑意更重了,那我陪你吃啊。

本属于王俊凯的那碗卤煮他却只夹了一筷子,但喝掉了属于两个人的北冰洋。








3
易烊千玺一直觉得自己足够了解自己。他清楚方向,了解动机,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想做事情总能找到机会,还带着一点年轻人特有的骄傲,总觉得来去如风,做不到的事情他也能聪明的及时止损,他自由自在,潇洒自如。

第一次心里想着“再强求一下”的时刻,也是在这个只有一次的十七岁。

王俊凯刚拿上驾照就兴致冲冲要载着他出去玩,他真的胆子大得惊人,果真拿上驾照就勇敢自己上路了。第一次没有助理,也没有司机,更没有任何别人。

两个人就这么上了路,往哪开也不知道。左转,右转,加速,下坡,明明是这个新手司机的第一次,可易烊千玺却莫名觉得心安。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人开得确实不错,还是因为他是王俊凯。


两个人先开始还讲着没头没尾的玩笑,后来便一起安静下来。


车子在空旷处停下来的时候,易烊千玺靠着椅背放空,右手没什么意识地上上下下按着车窗玩。


不冷啊你,王俊凯解开安全带,往后仰了仰头问他。


好玩呗。


王俊凯望着前方浅浅笑了一下。


易烊千玺侧过头看到那个笑容,一晃神,鬼使神差般伸出手去捏了捏他的耳垂。


太亲密了,心中警铃大作。


他赶紧缩回手,假装继续摆弄他那边的车窗,按下去冷风灌进来,升上去又再挡着寒气。


这边王俊凯再捏住他的耳垂的动作温暖而轻柔的。


易烊千玺想推开那个捏来捏去的不安分的手,王俊凯却从善如流握住了他。


车里的广播没被关掉,里面唱着很多年前流行的老歌。


干嘛啊你别闹, 易烊千玺边试图抽出自己的手边说,


没闹啊,王俊凯平平地说道。


直到两个人的手最后变成五指交错握在一起。


朋友是可以这样吗?


4
如果更亲密的事情之后还可以做所谓的朋友。王俊凯偶尔也会冒出更亲密的话来。

他眼睛直勾勾看过来,亲一下好不好。

不好。


可对方全当耳旁风一吹便过,易烊千玺脸颊上被他的嘴唇轻轻啵一下。


后来一次王俊凯直截了当地说,我们做吧。他头发蹭到易烊千玺的脸,易烊千玺只是觉得痒,伸手摸一下脸,王俊凯就抓住易烊千玺的手,不等他张嘴说出言不由衷的拒绝。

先开始亲吻嘴唇,凑过来的时候卷着热气,直吹的耳朵发烫。王俊凯揽过易烊千玺的脖子,凑过来亲他的鼻尖、耳垂。易烊千玺拒绝不了,却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,只能张开眼去找王俊凯的目光,又被对方伸出手捂住了眼睛。

后来在情欲里浮浮沉沉的时候,易烊千玺又掀开眼皮。

王俊凯的眼睛水波荡漾的亮着光芒,像是一整个的星星丛林,铺天盖地得包围着他。那也是另一个“再强求一下”的时刻,还想要不知深浅,不计对错的再走一些路,和他一起再走远一点吧。

他贴过去也主动贴上王俊凯的嘴唇,不是吻,是用咬的。

是不是疼啊,王俊凯顿了动作,搂住易烊千玺低低地问。

嗯,疼。易烊千玺侧过脸把头埋进枕头,闷着声音说。

王俊凯像是被按住暂停键,不知进退卡在那里,几秒的沉默之后,他感觉到王俊凯把头埋进自己的颈窝,好像一只乖巧的大型狗。

你干嘛呢,易烊千玺温和地问,一只手试图扶起王俊凯的脑袋,努力扳向自己,他想看看王俊凯,看他此刻的模样,眼睛从来不骗人,易烊千玺想看他的犹豫温柔还是不安无措。

我们在搞什么啊?王俊凯盯着他突然这么问,声音发涩。

易烊千玺看见那个人的皱着眉毛,好似大梦初醒似的。

在其他人面前,王俊凯是什么样子呢?

横冲直撞的有他,勇往无前的也有他,这几年经历的事情,好像一眨眼就被扫了过去。小时候有一次录那个幼稚的公司节目,留在那里有一个蛋糕,王俊凯不依不饶要易烊千玺吃,易烊千玺躲来躲去怎么也躲不过,最后被塞了一嘴。还有一次王俊凯生日,他不知道存着什么心思,非要在舞台上就偏要问他吃不吃蛋糕顶着最可爱的那个兔子头,就是一个荒唐的小孩。

易烊千玺总会一再回忆起蛋糕的味道。

甜变成一种不切实际的腻,还有一种捉摸不透的眩晕。

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啊。

到底在干什么呢?

好像一道只有谜面却没有谜底的问题。



那天的后来到底是没做到底,因为勇气的的获得和消失都是在一瞬之间。


忘了说,那天是一个黑暗而辽阔的冬日,房间里暖气很足,最后睡着的时候,王俊凯的手臂轻柔圈住他的腰,他觉得舒服极了,就好比偷来的愉悦更觉得幸福。

在这个拥抱里好像能隔绝开来更多的东西,伤心和不伤心,虚幻和真实,未来和现在,这都不必在这个时刻言说。

是某种趋利避害的动物躲进自己的巢穴,聪明的逃避,还是懦弱的安全,从来也没什么区别。困意袭来的时候,他闻见王俊凯头发上停留的洗发水的香气。他迷迷糊糊想,这是什么牌子啊。




5
十八岁的时候王俊凯总做一个梦。他梦见自己坐电梯上楼,明明按下楼层按钮,但它却不听指挥,蹭得飞起来,一开始有个四四方方的空间,他只是盯着那个不断变动的数字,接下来就是浮在空中,他得紧抓着扶手才不会腾空飞出去。

反反复复总做这样的梦,清晰到后来他写过一首歌,里面写,总是不放松,梦里也怕落空。



6
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,一个人工作还是团体活动,甚至还有偶尔放松,因为不会再被问到奇怪的问题,不用照顾谁的情绪,不用太束缚和拘谨。那一整个冬天都过的那么快,被暂停那个时间是偶尔某次的团体活动,机缘巧合只有他们两个人参加。


王俊凯试着以成年人的方式去处理他们的关系,翻滚来回的情绪也是在他肚子里绕,最后张开嘴呼吸,热气卷在凌冽的寒风里。


见面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有了感冒的前兆,他跺着脚在原地咳嗽了一声。


哎你吃药了没,王俊凯边说边替对方拽了拽羽绒服的拉链。


这不还没感冒吗,易烊千玺不以为意。


王俊凯盯着他泛红的鼻尖,突然想起他亲上去的触感。


这一次的休息室只有他们两个人,于是他毫无顾忌,情不自禁又一次亲上去,啄了啄,嘴唇往下,又舔了一下对方有些干涩的嘴唇。


易烊千玺玩着手机的动作僵在那里,王俊凯像是恶作剧成功的男生,脱离了成年人的举止,单纯想看见易烊千玺这种不常见的无措神情。


我也要跟你一起感冒,说出这句话,就好像在说的是我想跟你一起吃饭一样如常。


他们在偷来的时间里接着长长的吻,分不清谁更温柔缠绵,彼此交叠的呼吸绕在一起,紧紧裹在他们两个人的皮肤之上。





7
想跟他做很多事情,亲密的,长久的和他在一起。王俊凯拥着厚棉被坐起来,盯着窗外一片明亮的大片白雪,灼眼得亮,没有来由的就这么想着。王俊凯从被闹钟吵醒,睁开眼却由着思绪乱翻。一个人的房间睡得久了,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孤单的活在世界的尽头,想着那些离他很远的,与他无关的事情。


他想到那个历历在目的梦,他高低起伏的在半空中漂浮。


我是不是又要长个子。


你那是压力太大。易烊千玺瞥了他一眼说道。


我有什么压力啊。王俊凯笑着反驳。


易烊千玺呵呵笑了下,云淡风轻的爽快,丝毫不揭穿。


王俊凯觉得自己懂易烊千玺,比“了解”更多一些的那种明白一个人,四个字的人也用四个字概括的话是:自由辽阔。


他和易烊千玺从同样的原点出发,却要往不同的未来走去,这么想想总归太残忍。王俊凯偶尔夜半梦醒,看着漆黑的房间里,所有的陌生的物件,床尾,沙发,桌子,电视,看着这些一点点从黑暗里浮现出轮廓,总会猛然想到,原来自己已经是真正的成年人了,一个人的一个人。


回想起来,是奇异又难忘的时间啊。比如十七岁的时候,他们在黑暗的电影院里一部接着一部看着没名堂的电影,再有那么多次,肩膀擦着肩膀,走过几个城市里小巷街道。

还有那一次,易烊千玺诚恳的举着话筒说:把心里话都说出来。声音在舞台上绕了满满一圈,最后灌进自己的耳朵,王俊凯觉得不真切,下意识攥紧话筒,开始觉得窘迫,最后只能点头说好。


十八岁的跨年夜晚上,结束了演出,易烊千玺靠在他旁边,他侧着头看车窗外刷过繁华热闹的夜景,易烊千玺这种时候像是某种慵懒的猫,明明相互倚靠着的肩膀,可又不觉得有多少重量,好像他是会随时随地抽离的那个。

易烊千玺玩了会手机,便趁着暗夜在座椅上玩王俊凯的手,十指紧握,然后一根根指头松开,燥热的手掌没多一会儿就变的汗涔涔的。


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时那么明晰,你好像能明明白白知道你们的缘分,是深是浅,是长是短。那些聚散离合都摊在眼前的明了是一眼望得到边的无望也无助。


好玩么,王俊凯问。

不好玩。易烊千玺尾音拉得长长的。

那你别玩了。王俊凯难得果断地要抽出自己的手。

易烊千玺这次却一言不发的强硬,怎么也不松手。


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,静默有时候也是一种无人知晓的对峙。


王俊凯突然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,就这么沉默开往地球尽头,穿过荒漠平原,越过汪洋小岛,无所抵达的就这么走下去。





8
如果给你一个逃走的机会。

你会怎么做。



9
我想看海。易烊千玺发来微信。

?去哪里。王俊凯结束工作之后,刚躺在家里的床上,头发还没擦干。


嗯……秦皇岛?


你说真的?

当然。

我们两个?

不然呢?

现在去啊?

现在去啊。



10

三百公里左右的距离开得快的话大概要三个多小时,开得慢就像他们两个,凌晨出从北三环出发,快要天亮才开到海岸线。

王俊凯开心得忍不住,却还是面上尽量镇定。

易烊千玺问他:要不要下车。

王俊凯把“不要”两个字碾做一个吻送到易烊千玺的嘴边。

熄了火的汽车迅速溶在四周的黑暗空气里。完全分不清被什么样的情绪支配着,心想着就这么一次,哪怕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还有很多个下一次。

为什么会这样子啊。

王俊凯有时候会想到命中注定这个词,因为他几乎不能想到没有易烊千玺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。


是卡在一起转动的两个齿轮,每走一步都更加让彼此紧密地咬合。


易烊千玺,我是真的喜欢你啊。在气喘吁吁的吻里停下来,王俊凯声音发涩,他叫易烊千玺全名,庄重而严肃。


嗯。他软下嗓子小声回应。


你喜欢不喜欢我啊。王俊凯觉得自己此刻一个堂而皇之伸出手的乞丐。骄傲也不要了,只想要一个心里的答案。


喜欢啊。易烊千玺垂着头去摸王俊凯腰,他早都想这么做了,穿过外套,卫衣,直接摩擦他的皮肤。

我喜欢你啊。


有多喜欢?


特别喜欢。


特别喜欢是什么喜欢?


最喜欢。


易烊千玺说“最喜欢”的时候的语气是那么的认真,又是那么洒脱。


喜欢被泡在黑夜里,亲吻的动作包裹了所有的真心。不知道怎么打开车门,也不知道怎么一起挤在后座椅上的。

像是浪里的旋涡卷上另一个旋涡。


不想错过任何,从他说过的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,到从他垂下的眼皮,从他的嘴角,到他的胸口。和他有关的任何渴望,易烊千玺都想要。

就算是SUV也没办法完全躺平,易烊千玺只好趴在王俊凯的身上一点点专心地亲他。


王俊凯的手从易烊千玺的脖子往下摸,摸到和自己一样的身体,又一次觉得不可思议。他拿牙齿磨着易烊千玺的耳垂,身体永远是最诚实的,听见他的呻吟声一下忍不住,有着放肆而明目张胆的愉悦。

很安静,也很吵。

衣服的摩擦声,喘息声,心跳声零碎拥挤地在车里。


身体相连那一刻,一切被悬空在那里,所有的东西被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翻涌,情欲和快乐。


好像没办法再往回退缩了,只能前进。


王俊凯往前顶,还拿着手垫着易烊千玺的头,除了第一下轻轻磕到了玻璃,易烊千玺眉毛一下子挤在一起,像是小动物一样的委屈。


能有前路吗,易烊千玺攥紧王俊凯的手朦朦胧胧地想,反正无论如何也没有退路可说了。


车前窗渐渐明亮起来的天,易烊千玺摇下一点车窗,海腥味涌进来。


王俊凯把易烊千玺每一根指头都伸直,摊平之后,交握在一起。


他听见易烊千玺声音混合着海浪的声音说:情人节快乐。



11
地平线尽头染着金色,海面闪烁着点点光芒,海风把波浪一次又一次踩平,此起彼伏,不知疲倦,朝阳很快就覆盖了整个大地。


易烊千玺想到《喜剧之王》里的台词:前面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。也不是。天亮之后会很美的。


12

十八岁和十七岁向前飞跑着,天高地厚,要走的路还远着呢。

一个人和两个人,他和他们一起,时间尽管就像河流一样不知去向的流淌好了。





评论

热度(1207)

  1. 可乐九枝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