霹雳吞雪小号

【吞雪】归途·章二(排斥姥无艳的妹子可以不用追了,我估计还会写她)

章二·晶莹

烛光隐绰,吞佛揉了揉眉心,扔下看了几页的佛经。魔便是魔,刻在骨子里的肆意张狂是去不掉的。有人替他收拾了书,吞佛回头,红衣红发的剑灵抱着佛经,盯着他,一言不发。吞佛说:“汝想看,自取。”剑灵抱紧了书,往自己房间跑去。

微妙的心思总是逃不过魔的眼睛。吞佛想起当年朱厌刚化出剑灵,屹立在魔界关口,一个眼神便能令敌人丧胆。现在看来,朱厌似乎还是那个朱厌,沉默寡言,剑刃锋利,着实与孩童的外表不符。

然,在一些方面朱厌又异常地执著。究其原因,吞佛不再细想。

往事不可追,未来不可期。这是早该明白的道理。

朱厌捧着佛经回了屋子,将其摊开在桌上,定定地看着。它不懂佛,不懂禅,却也知晓生死轮回。好人死去,下一辈子便能投胎个好人家。朱厌隐隐听茶寮里的说书人提起过。它不清楚好与坏的界限,却也下意识认定,若世间存在着好人,那有一人必定是的。

朱厌想着想着,鼻子一酸,豆大的泪珠滚落,晕染了佛经。朱厌慌张地用袖子去擦,让袖子沾满了墨汁,一大块。朱厌愣愣地瞪着漆黑的污渍,摸摸自己的脸。没有人教它什么是眼泪。它觉着心里难受得紧,滚烫的珠子便落了下来。

“眼泪,是很美的东西。”身后不知何时来了宵。“很美?”朱厌喃喃道。宵说:“有人教会了我什么是眼泪,今天我教给你。”朱厌猛地摇头:“我不学!”宵说:“那就等,等你愿意的人出现。”朱厌睁着大大的眼睛,问:“教你的人,还会出现吗?”宵的神情迷茫了起来:“会…不…或许也不该是我等。”

能等到的人,都是该等的人。

终年冰雪覆盖的凝晶峰再次踏足了生人。魔对鲜血总是敏感,在这茫茫白雪之下埋葬的尸骸所散发的血腥,连冻雪都无法掩盖。穿行了许久,魔终是见到了那一座孤零零的坟。

坟上长了一朵晶莹剔透的花,整座坟皆被宵冻了起来。吞佛嗤笑:“未曾想,凝晶花竟以这种方式重生。”话语刚落,耳畔便传来一阵阵琴声,沧桑中带着莫样情绪,令这寒冷的冰峰显出一丝人气。

“汝不现身吗?”吞佛随意问,心下收了神。

琴声依旧,不紧不慢。吞佛开口:“无人知晓汝的去处,没想到竟是在此,汝是想在此度过残生?”

“今日前来,所图何?”低沉的嗓音透过寒风袭来。吞佛答:“别无二致。”琴音骤停,四下寂静。吞佛的眼神凌厉了起来,问:“可要拦吾?”无人应答,吞佛缓缓向冰墓走去,一步一道火焰。

“我只是在等该交托的人。”那人终于开口。“哦?”吞佛抬手,火红的光芒现于手中,划向冰墓,“交托的是花,还是人?”一道剑光冲向火光,破开后直径冲向冰墓,将整个坟墓炸裂了开来。霎时,一名白色人影化光向前,一手抱起墓中的人,一手丢过晶莹的花朵。

“交托的,自然是花。”

吞佛鼻间闻到一缕淡淡的幽香,只能见到白衣人怀中一抹紫红衣角。他道:“宵的冰封之法的确有过人之处。”那人低眉,“既已交托,告辞。”吞佛轻狂一笑,道:“汝做出了选择,是何感想?”那人言:“既已选择,感想何用。”吞佛说:“汝可知冰封之法只能一次?”那人转身:“天下之大,活着,就有希望。”吞佛的眼底浮现了一丝莫名情绪,说:“不若就此放了,在此对她也算是个归宿。”

雪白的羽翼展开,那人展翅飞去。

“我从不诳言,交托的唯有花。”

“归宿,我便是她的归宿。”

洁白的羽毛如雪般飘落,吞佛心底异样越盛,他一挥手,漫天的羽毛被火烧成了灰烬。

吞佛闭上眼,掩去烦躁的心思。复一睁眼,一如既往。

Tbc


评论(5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