霹雳吞雪小号

【吞雪】归途·章五

章五·无色

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……”

“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……”

金光璀璨,净琉璃端坐于莲台之上,自上而观,数百弟子盘于蒲团之上,尊听教诲。

人海中忽站起了一僧,道:“弟子有几处不明,望菩萨指点。”

净琉璃睁开双眼,目色深沉,道:“是何?”

“五蕴皆空,这空究竟是何呢,是无,是有?”

“空色相依,空为性空,本有空,明空则破色,破色则心空。”

“那何又谓心?”

“因缘生,不可得。”

手心接过飘舞的梅瓣,剑雪定定地凝视着对面的人。

“吞佛童子,你为何出现?”

“那便要问汝了。”低沉优雅的嗓音一如往昔。

“与我何干?”剑雪不解。

见清澈的眼瞳染上一丝迷茫,吞佛侧过头,道:“剑雪无名,魔心难测。”

剑雪站起了身,衣衫间的花瓣纷纷落下。

“吞佛童子,”剑雪望着那金色的瞳孔,似是有诸多心绪,“你做回了自己。”

吞佛低笑,语气嘲讽:“吾是一剑封禅,而他终究不是全部的吾。”

“纵使归于一体,分道而合,汝的一剑封禅已是过去。”

“汝明白吗,傻剑雪。”

对面绿衣剑客长久不语,吞佛的内心升起一丝烦躁。

“吞佛童子,”终是开口,“你为何在此?”

吞佛童子微微蹙眉,说:“不过是个幻象,却也牛性固执。”

剑雪问:“吞佛童子,我为何是你的幻象?”

吞佛冷哼:“答案无。”

远处泉水叮咚,带起一阵阵似有似无的铃声。剑雪的身体渐渐透明,似乎是消失的前兆。

“嗡……”吞佛手中的朱厌发出致命的红光,那红光仿佛喷薄的火焰,带着强烈的情感。

火,有激烈,有兴奋,有热情,有兵器。

吞佛背过身,似是对着朱厌,似是对着空气,道:“化与不化,都是已死。”

剑雪耳边回荡着铃声,一下下敲打在自己的身躯上,似乎下一刻自己的灵魂便会消散开。

“鸠槃,汝的灵识尚未稳定,快回来吧。”温柔的声音如风般吹过剑雪的灵体,未等他反应,下一刻意识便陷入了黑暗。

再次睁开双眼,阳光普照,迷雾散开,一口泉眼跃然于前。泉池的水在光照下竟呈现斑斓的色彩,奇特非常。

吞佛瞥了一眼环在泉眼四周的五色叶,右手一挥。

定禅天内。

僧侣低头: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哈,佛总是难解啊。”

净琉璃眼神一凝,拂尘一挑,那僧侣霎时化为一缕黑烟,惊吓了周围僧人。

“断舍离,贪,嗔,痴,妄,汝还是放不下。”净琉璃叹气。

那黑烟飘动,雌雄莫辨的嗓音传出:“菩萨,你认得我。”

净琉璃不语。

“哈,你果真认得我,当年,菩萨你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?”那声音陡然尖锐了起来。

“一莲大师德高望重,吾只是追随了些许罢了。”

五色叶随意收入袖中,吞佛静立当场,不言一语。

“你在等我。”密林里响起缥缈空灵的回声。

“吾在等此地的主人。”吞佛道。

“你是百年来第二个能破了幻象的人。”

“何难。”

“你可知这叶、这泉为何被称为五色?”回声幽幽。

吞佛负手而立,沉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。

“五色无色,不生不灭。”

定禅天内,黑烟冲天而上。

“一莲托生当年能渡了鸠槃一次,便不会再有下一次!”

净琉璃掩上意含担忧的眼眸,佛音再起。

“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……”

“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……”

“是故……”

“空中无色……”

待续

ps:这里涉及的佛法研究不深,有错请指正谅解。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