霹雳吞雪小号

【吞雪】归途·章六

章六·水鬼

在黑暗海渊,有一个传说。水鬼化艳,夺人灵魄。

水面上浮现出一个身影,月光下,迷离动人。

“又是百年了……”一声叹息幽幽,将湿漉漉的发丝别过耳后,“他说过会回来取自己那道灵魄。”

“世间真有承诺吗?”女子猛地朝向岸边驻足已久的人。

“是。”那人低语。

“那你是为何要取毒牙草?”女子问。

“还情。”

“还清了,便是两不相欠。”女子的声音冷了下来。

“有些情,只能用一生还,”那人说,“有开端,无结局。”

女子不语,许久,一束毒草抛向了那人:“这是礼,我愿交你这个朋友。”

“多谢,我欠你一份恩。”那人收好毒牙草,欲转身离开。

“既是朋友,我叫宁芙。”

“……羽人非獍。”

琉璃仙境。

“吞佛童子现下只差了一件便能进了迷蕊仙谷。”谈无欲道。“然也,他的能力毋庸置疑。”素还真说。谈无欲沉思,道:“素还真,这件事恐怕会有变数。”素还真颔首:“怕是个劫,且看他如何抉择吧,我们无法替他选择。”

一边前行,脑海中浮现当年的魔界。

“若是到了苦境,黑暗海渊倒是个好去处。”帐帘内,九祸的声音低沉。

“女后何出此言?”站立一侧的吞佛问。

“无,不过是些感慨罢了。”

吞佛停在了岸边,诡异的乌云积聚,海面上翻涌了滚滚浪涛。

陡然,雷声炸裂,一道紫色闪电直击吞佛。反手一挡,轻松化去攻势。

海面顿时分开,宁芙站在海中,眼神阴冷。

“嗯?”吞佛的视线瞬间锁定在海中的人,“汝让吾有熟悉的感觉。”宁芙道:“你也让我有熟悉的感觉。”

“哦?为何?”吞佛问。“你来自那个地方——异度魔界。”平静的语气之下是极力忍耐的情绪。

“女人,你倒是对魔界有几分了解。”吞佛说。

宁芙哼了一声:“该你回答问题了。”

吞佛半阖了眼:“不过是一瞬的扰乱。”

宁芙言:“你到此地,怕不是为了思旧吧。”

吞佛道:“吾为毒牙草而来。”

宁芙挑眉:“何时毒牙草成了奇珍。”

吞佛环顾四周:“这里断绝人烟,汝从何知神州大地之事?”

宁芙低首:“当然不知。外界的一切与我无关,我也不愿知。”

吞佛深思,道:“那汝又是从何得知魔界之事?”

宁芙嗤笑:“遥远的故事罢了,总是会有几个魔。”

吞佛说:“那吾可讲与汝之后的故事,作为交换。”

宁芙思索:“可。”

赦道开,魔界出,神州危机,历历在目的过往早已化为尘烟。

吞佛的姿势低调优雅,嗓音低沉迷人。他的语气平静,仿佛只不过是个旁观者。

“你的故事说得很好,只是,”宁芙说,“你没有细讲赦道如何开启,这不是个重点吗?”

吞佛道:“不过是个引子。”宁芙说:“若这是你的痛处,倒是可以理解。”

吞佛低笑一声:“哈,自无不可。魔胎之血方能开启赦道,而吾便是杀了魔胎之人。”

语毕,抬眸一看,却见海风肆虐,雷鸣不歇。宁芙的眼泪源源不断,声音颤抖:“你说……他…他…死了?”

吞佛蹙眉,道:“然也。”

“啊!啊!啊!”宁芙深蓝的长发四散,眼神顿时暴出炙热的恨意,如滔滔浪潮,“你!是你!”

就在宁芙欲催动黑暗海渊自然之力袭向吞佛时,一股柔和的光芒顿时笼罩了她的整个身躯。

“为何?为何要阻拦我!”宁芙悲伤地捂住苍白的面容,“我等了几百年,你怎能失约……啊!”

那道光罩闪烁了许久,直至宁芙冷静下来。

吞佛冷眼看着,心中疑虑蔓延。

宁芙慢慢走向吞佛,尽管极力克制,也无法掩盖她的悲伤与愤怒。

白皙的手摊开,一颗圆润的琉璃珠悄然展现。

“带走它。”宁芙深吸一口气。

吞佛接过,透体温润。

“熟悉的感觉,不是吗?”宁芙背过身,“总有一天,我会杀了你。”

吞佛说:“这是谁的意思?”

宁芙道:“你会不知吗?吞佛童子。”

吞佛收起琉璃珠,道:“女人,汝等待的人永远不会是现在的人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宁芙的声调高了起来。

“彻底蜕变,已成一世,转生轮回,再无原胎。”

“这是你的总结?”

“是。”

“顺天而为,才有这物存在。所以,我相信奇迹。”

“吞佛童子,他……还在。”

吞佛童子眼神一凝,眼前除漂浮的毒牙草再无人影。

转身离去的背影决绝果断。

悲剧,发生一次便好。


待续


评论(2)

热度(6)